涉外经济 涉外经济

返回完整页面
一带一路盛宴吸引万亿投资 民企该如何分羹?
来源:自贡市商务局类别:涉外经济发布时间:2017-05-16阅读:
◇  冯立启
400余家上市民企与国企共享一带一路红利

  在国新办5月8日举行的中央企业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共建情况发布会上,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,三年多来共47家央企参与、参股或者投资,或者和沿线国家的企业合作共建了1676个项目。这些年央企“走出去”年均投资增长15%,年均销售收入增长4.5%。毫无疑问,央企是目前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主力军。
  与此同时,民企也不甘示弱,积极投身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。据上证报统计,2014年至2016年,沪深两市共有953家上市公司在年报中提及“一带一路”合计1652次,其中民营企业416家,占比43.65%,几乎与国企平分秋色。
  对于民企来说,响应国家的号召,参与“一带一路”有助于企业实现转型升级。企业可以借机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资源配置,扩大自身的影响力和经营范围,部分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人工成本低、资源丰富、市场广阔,对于企业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有着不小的作用。
  民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存在融资难等三大难点
  尽管如此,在一带一路的现实合作项目中,民企遭遇的难题比国企要多得多。
  首先,民营企业拓展海外业务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。许多民营企业在国内融资的成本较高、审批的手续复杂时间长,融资的额度也比较有限,在一些项目竞争时不具备资金优势。部分需要增资的项目也可能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出现中断,影响施工进度。以光伏行业为例,大部分国内银行把光伏贷款划分到受限制区域,贷款较难,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也就步履蹒跚。
  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多方面着手,企业自身应提高敏感性,多熟悉国家的金融支持政策,同时需要拓宽各类融资渠道,避免过于依赖一种融资模式。政府层面,通过金砖银行、亚投行、丝路基金等机构,为“走出去”企业融资提供重要平台,综合利用股权、债权、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投融资组合,为企业融资提供多样化的选择。
  其次,人才问题制约着民企海外扩张的步伐。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、经济、语言、文化环境各有不同,对于一般民企而言缺少相关既懂业务、又熟悉当地环境的人才,即便是在国内有一套成熟的管理模式,到了这些地区也未必奏效。因此培养、吸纳具有全球视野的人才,是民企进军这些地区的重要前提。另外,这些国家也有不少华侨或者留学生,他们熟悉相关国家国情,沟通方面障碍少。例如一位浙商创立的建筑企业进军柬埔寨业务时,就在当地雇佣900多人,企业里的中方人员仅23名。华人华侨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。
  另外,民企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,成为制约其稳定发展的短板。不少民企在境外风险意识不足,组织化程度低,在东道国可能面临自然灾害风险、政治军事事件引发的营商环境变化风险、税收政策和汇率风险等。4月10日发布的《对外投资与风险蓝皮书: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与国家风险报告(2017)》称,在当前环境灾害频发和环保理念盛行的时代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因东道国的环保措施而遭遇经营风险。部分中国企业环保责任和意识薄弱,未将环境风险纳入企业管理和风险评估体系,导致企业在投资决策、成本收益核算、实施属地化战略等多个环节均缺少环境风险评估。而且一旦发生环境事故,一些中国企业也不具备应对机制和能力。因此企业必须提高对东道国国家风险研判能力,及时防范、应对风险。海外投资保险机制也有待完善,为民企对外投资提供担保。
  民企掘金一带一路主要有四种“套路”

  尽管困难重重,但毕竟“一带一路”充满着无限商机,民企积极参与 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对企业和国家来说是双赢之举。
  从企业的角度而言,民企“走出去”的形式多样,包括跨国并购、资产重组等,在技术、人才、设备、品牌、管理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。如今许多企业已摸索出一套成熟经验,从简单的售卖产品,到合作开发、互利共赢转型。
  第一类“走出去”是将国内产品或服务输出到海外市场。例如,客车企业宇通客车借“一带一路”东风,按照沿线国家的需求,坚持“一国一策”策略取得了较好效果。2016年,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已实现40多个国家的客车出口,海外市场出口共计7121台。
  第二类“走出去”是直接在海外承包工程、进行劳务合作。这类合作模式一般是企业积极参与海外竞标,承接国外的合作项目,最终实现互利共赢。例如,在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大背景下,神州长城海外业务也不断推进,公司未来几年海外业务占比或将提高至50%。2016年年初以来,公司先后在柬埔寨、缅甸、印度尼西亚和刚果等国家中标多个大额订单,包括柬埔寨第一高楼“金边双子大厦世贸中心(柬埔寨)” 建设项目也收入囊中。
  第三类“走出去”是在相关国家设立海外子公司,或者设立中外合资企业。例如,民营建筑装饰企业宝鹰股份在印尼、越南、缅甸等20个国家和地区都有项目和合作客户,2014年公司还成立了子公司印尼宝鹰建设集团,作为在当地开展业务的平台。依托印尼宝鹰平台,宝鹰与印尼柯世模签订了总金额10亿元人民币的项目,与PULAUINTAN建筑公司合作承建印尼陆军总医院,还承建了印尼国军总部环保节能房项目等。TCL集团也以合资建厂方式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公司2016年5月与埃及家电企业ELARABY合作,在埃及建立液晶彩电工厂,该生产基地是中方合资最大的彩电工厂,产品辐射整个非洲以及中东市场。2016年7月,公司与巴西家电龙头企业SEMP合作,共同出资2亿雷亚尔(约6000万美元)投建合资公司SEMP TCL。通过合资的方式,在拓展海外市场的同时,也能优化自身的业务布局,获得更多的经营管理经验。
  第四类“走出去”是联合其他企业组团出海,通过产业园等方式承接大项目,大家一起吃肉。由于民企实力相对弱小,单打独斗难成气候,能源民企正泰集团等参与发起“绿丝路基金”,致力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生态改善和光伏能源发展,另外该公司还联合其他企业发起成立浙江省最大的民营投资公司“浙民投”,积极参与“一带一路”重大项目的投资并购。另一家民企新奥集团也发起成立了中国丝绸之路基金会。这类由民间发起的为“一带一路”服务的基金,为民企走出去提供了良好的融资平台。另外,商会组织作为协调机构,在政府与企业之间起着重要的沟通作用,也是企业抱团发展、互帮互助的重要支撑。全国各级工商联应该积极引导服务民营企业有序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。
  当然,除了企业自身的发力,政府也要尽可能为民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营造良好的环境,包括提供融资便利、提供政策和法律服务、协调危机和矛盾、保障企业的安全问题等,让企业在出海过程中没有后顾之忧。在整个一带一路建设中,形成“国企搭台,民企唱戏”的战略格局。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