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医美者 大医美者

返回完整页面
大美医者|刘仲材 风雨20载,守护乡亲健康
来源:自贡市卫生计生委类别:健康中国自贡行动——大美医者发布时间:2016-12-08阅读:

人物名片
        刘仲材:男1972年6月出生,1989年毕业于河南黄河科技大学中医专业,大专文化,中共党员。现任荣县留佳镇五间房村卫生室村医。刘仲材22年的村医岗位,经他诊治过的病人就达30万人次,挽回和延续无数人的生命。
世代行医,草根身份不改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刘仲材身材单薄瘦小,话语不多,还略带几分羞涩。但提到自己承载祖辈衣钵,心理充满自豪。他说:太祖名叫刘钱唐,人称“唐太医”。据传当时巴蜀发生战乱,荣县是战乱腹心地带,太祖便在军阀刘湘军营行医多年,发了点小财,购置一些田地,祖上便成了地主身分,由于不善经营便逐渐没落,但家族草医身份不改。1989年高中毕业的刘仲材考入河南黄河科技大学中医专业。毕业后报着一个农村青年出人头地挣钱的梦想,南下广州澄海市一个近2000人的企业当一名厂医,几年下来,不但没挣到钱,反而受到父亲责骂,后经亲友和乡邻规劝,1996年回乡,在邻近的保华镇卫生院从事专职中医,就再也没离开过荣县了。
大伙垫资,修建规范诊室
        在卫生院工作,肩负着祖辈的名望,不论白天还是晚上,由于求医者太多,只好回到村上自己个儿担当起村医责任。提及当时的情况,刘仲材显得不好意思:那时父亲已经过逝,回来别说住房,患者来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,村组干部看出了我的心思,背着我到各家各户动员,不到半年,加之镇和县相关领导的鼓励,村、组干部支持,村民和患者纷纷垫(借)资达20多万,帮我在公路边修建了近400个平方的住房和按规范诊所要求的治疗室、门诊室、库房、药房。为了报答乡邻,刘仲材自费参加全国有名的聚安堂中医函授学习,多方求师后又求师四川省名中医李华、梅青峰、韩旭东学习穴位注射、梅氏三针和筋骨三针。中医治疗,讲究的是调理,治病治心,刘仲材又购买不少心理学方面的书籍,想方设法厚重自己,提升医疗技术水平。
服务乡邻,赢得村民尊重
        我当村医近20年,让我感动的很多,村民太善良了。重庆石柱县南宾镇42岁患者谭朝林体重180多斤,去年8月突患脑硬,无法行走、头晕心慌,亲戚告诉他我的地址后,租车赶来留佳镇,并在镇上住了一个多月,每天来诊所。好转后我又给他开了几服中药,今年二月病全愈他要外出打工,专程从重庆带着土特产赶来诊所看我。乐山健为县定文镇72岁的老人阮淑容,从老家座车到留佳场,多方打听来到诊所时已经下午了,我给她开了几服药后,她不想走又面带难色,一问才知,她带的钱掉了身无分文,我就叫爱人给她路费和住缩费,还叫一个朋友用两轮送她去留佳住旅店,第二天我又电话叫旅店服务员送她上车。今年春节前夕,她带着十多岁的外孙女和20个鸡蛋来谢我,硬要下跪,我那敢承受得了。五间房村6组黄德氏老人,去年得脑溢血、中风、造成右侧半身瘫痪,在几家医院治疗不见好转,来到诊所我就用中药进行内服并配合针灸治疗,仅半个月功夫就能上街买菜、下地干活了。今年5月黄老人满70岁生日,硬要叫我去吃生酒,当着众多晚辈和亲友的面,强拉我这位村医去座上位,弄得我和爱人都不好意思。有的患者病好后,给我送来鸡、鸭,有的还送菜和水果,收吧!吃不了,村民也穷,不收吧!说是看不起,弄得我哭笑不得,左右为难。
治病治心,乐听患者苦脑
        患者有病,我尽力治疗。有些患者心里不舒服,血压、心跳正常的也找到我,慢慢询问,才知道有些是家庭因素、子女因素、邻里纠纷引起的。针对这种情况,我分咐爱人给他们泡好茶,让他们先看会儿电视,等待其他病人号好脉抓完药后,逐一了解他们各自的心理,单独慢慢进行开导。涉及到邻里纠纷的,我就给他们讲“六尺巷”的故事;有的是因政策或是村组干部处理不公的,我都一一进行记录。爱人李秀英毕业于自贡卫校,是助理医师,在农村多少有点文化,从前年开始,担任镇政府的网络员,我们坚持矛盾不上交,能处理和化解的及时处理化解。去年6月的一个晚上,7组一个张姓村民同村组长发生矛盾,村民主动来到诊所找到我,要求为他作主,我了解情况后,就叫爱人给组长去了一个电话,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,约定双方第二天晚上来诊所,我和爱人分别做工作后,双方握手言欢。每隔几天,爱人就将村民反映的意见通过网络上报镇政府,有好些村民反映的问题都是通过我们的渠道反映后得到解决的。
 

面对先祖,每天面壁思过
        “祖上行医有个规矩,要医者仁心,父亲临终前抓住我的手,重重的说了四个字:祖德流芳”。刘仲材还谈到:“村医治病不能贪财,不能骗人”。近20年的村医工作,经他治疗的人多达30多万人次,每天他都忙不过来。看到乡邻的信任和组织的关心,尽管很忙,他不论早晚都要先满足病人,才能干其他事,确实有要事要离开诊所,就在半个月前打好招呼,记在小黑板上,让患者知晓。生活物品大多是患者给代购,有时一个电话,别人都免费送来,好几年都没去过县城,更不要说休假了。小孩学校开家长会,校领导知道我们走不开,每次都是老师亲自来家里征求意见。我们为乡民服好务,各级组织也没有忘记我们,2012年我和爱人入党时,我们所在的支部都全票通过,隔三差五的镇上领导还来家里看望。有一件事我是雷打不动的,就是每天送走最后一个病人,就要到客厅先辈香火前,面壁思过几分钟,反思当天的工作,看有没有做得不对的地方。这是父亲临终时的告诫,就是怕我在村医岗位上犯错误。
 
分享到: